主页 > Z生活记 >【抗争时代】就算世界标籤你是曱甴——专访阮民安 >
2020-06-13

【抗争时代】就算世界标籤你是曱甴——专访阮民安

【抗争时代】就算世界标籤你是曱甴——专访阮民安

在漆黑的日子,你才会更加清楚,曾经被你看不起的曱甴,真身原是萤火虫。

像阮民安(Tommy)这样出色的男人,无论在任何地方,都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鲜明、出众。当然,是说他的髮型。网民戏称,Tommy的招牌MK髮型,十几年来深入民心,就算戴口罩出街,都可以一眼被认到,「灰都不用笃」。认不出他,不要说自己是香港人。

「但我中意呀,我是真心中意,入行至今,我从来都是做自己,穿自己喜欢的衣服,唱自己的歌,髮型就⋯⋯」Tommy笑着回答:「其实有一段时间是变过的,转回深色,所谓『正常』髮型,不过大家觉得无变过,那就无啦。」签名式髮型未如大家想像中那幺坚持,但他形容,E-kids时代的自己,上过高峰,也跌得很伤,遇过很多失败和低潮,但没想过「洗底」,跟过去的自己划清界线。「无喎,我想好诚实地做回我自己。」

这几个月,Tommy身体力行投身社会运动,敢于发言,在演艺圈中旗帜明确,跟一众表态爱国的「护旗手」恰成两极。后者身体最诚实,咬着脐带回娘家报到,Tommy却由十几年前的MK金毛仔,变成真正的香港仔。大家对他的目光不同了。当然,有人认为他是跳出来抢政治光环,说得更不客气,是「反正佢都无大陆市场,无嘢可以输」,但Tommy表明心迹,「这些不是计算出来的。虽然大家看我的目光不同了,但今日的Tommy,跟2002年出道的Tommy,还是同一个人。只不过在不同时空,大家对于我,接收到不同的讯息。」

8402020987391134

阮民安(Chan To 摄)


我气馁,但我硬净

如今有香港市民对他另眼相看,甚至翘起姆指说一句「没有国泰,还有民安」,但跟昨日那个憧憬「在台上发放光亮」的Tommy@E-kids,其实心态没有变过。今日要为社会不公义发声,凝聚力量对抗暴政,回想2002年刚刚出道,「我已经好想反抗娱乐圈的制度。」他说。Tommy坦言,E-kids当年红歌不红人,在乐坛发展极不顺遂,导致失落大大小小的颁奖礼,好像未够班的三脚猫MK组合。乐坛之中,金毛三子连一席之位都没有,Tommy感慨,是否因为他们不懂「埋堆」,在公司文化、大台制度的严苛打压之下,他们一直被排挤,长期是圈外状态。

「但我们去到哪个商场,都逼爆沦陷。这不是孤芳自赏,做得好,努力过,不是就有回报吗?原来没有的,这个圈子一点都不公平。」而昨日的娱乐圈,正好对照了今日制度崩坏,不讲道理的香港政府。「因为我曾经是这种制度下的牺牲者,我特别不想这些年轻人都是。」

无论任何岗位、任何原因,当你觉得无力孤单的时候,要记得阮民安的故事。要记得,我们曾赐他「乐坛小强」这名号,而他一揹,就是十几年。他坦言,是孤军作战,而那份难受,是大家都不会理解的。「是气馁,而且不是一刻,是长期的气馁。其实2002年大家都不抗拒Tommy这个人,但去到2006年,大家突然抗拒了他,当然,我自己确是做过一些不好的事。自从2006年,发生澳门(赌钱)那件事之后,基本上我做任何事都被认为是错。」

由会考低分,读书不成,到捞极都唔红,欠债纍纍,无钱无事业的失败者,曾令他一度唏嘘:「这十年间,其实我都不再觉得自己会有何作为了,娱乐圈抹走了我好久。」

「但我气馁而已,不代表我不够硬净。」Tommy转过头,说得振振有词:「硬净的意思是,你说我是曱甴,我就是?我不认为我是。是长期气馁,但我一直不觉得自己就是曱甴,我知道自己是什幺,你们不知,是不紧要的。有时别人甚至标籤你、针对你,恶意当然令人难受,但我学会无视。」是曾经灰心,想过退出乐坛,转行做其他工作,不过,Tommy笑着忆述,一旦入过娱乐圈这个公众舞台,好难划一条线就完全离开。「我条眉又咁易认,係咪先?我试过见工呀,打算做马会电话投注员,上班之前,先去上堂。第一堂而已,打开那道门,百几二百人,全场同一秒钟望住你,『哗,是Tommy呀!』那个画面震撼到今日都仍然记得。第二秒钟我就走了。我认输了,我承认这一下是不够硬净,哈哈。我不是真的踩不死的。」说得轻鬆好笑,但其实,出自这位三十九岁的大男人口中,眼神是悄悄闪过了几分心酸。

「你当我真是放不低自己,都不只是面子,是一些无形的压力。」走又不是,不走又不是,唯有硬着头皮做下去。接下来的日子,Tommy继续寻找发展机会,开公司,搞音乐,结果全部失败,输了一大笔钱。而这十年八载的坎坷失败,都不需要说太多。惟他感触,做不行的原因,未必是你做得好或不好,是因为大家都看死了他,「总之Tommy你这个人做什幺都不行」。突然想起他那首《踩唔死我》,听来好俗好滑稽,其实是吶喊。再细听一遍,是求援。

被人看死,孤军作战,无人撑,唯有自己替自己打气。这份无力感,不少香港人在这几个月终于感同身受。或者,不只乐坛欠他一个交代,嘲笑过他的我们,同样亏欠了他整个十年的白眼。

今日社会撕裂,参与社运的年轻人被某些人标籤成曱甴,连作为人的身份都未诋毁:「曱甴这个名,十几年不停被人这样叫,我好难受。因为我被人嘲笑过,我不想年轻人被人这幺叫,要他们承受我当日的难受,受我这十几年受过的屈辱,我希望我可以给他们一个精神力量。首先,你不要觉得自己是,Tommy都不觉得自己是,要找地方去反抗,证明我们不是。不要被这个Term打沉。」

Tommy一顿,尝试勉励当下的抗争者:「信念要好强劲,这十几年,我总觉得自己最终会做到一些事情,证明我不是曱甴。是好漫长的,一点也不容易。我这十几年是跟自己打仗,跟社会打仗。今时今日,就是一班年轻人面对暴政打仗。」

「是难,但都要顶下去。」萤火虫的光,不是光环,是微小的身躯里面,良心未灭,尚有一团火。轻轻呷了一口冻柠茶,Tommy说:「我希望这个时势陪到大家。顶下去,我觉得还有机会赢。」


别以为香港人不够力

要知道,2002年的Tommy@Ekids,是MK金毛歌手组合的成员,三分之一,数到尽都只有三两首合唱歌校界热唱;2019年的阮民安,却是两个孩子的爸爸,是「原宿女神」的丈夫(你真的直接Google「原宿女神」就会找到)。默默地,早就不是一无所有,一事无成。

「大家以为我没东西可以输,不需要放弃,所以才会站出来,其实不是的。」Tommy坦言,与妻子一起发展其时装品牌,苦心经营多时,今年正是投资起步的重要关头。「刚好在这个月,我们就要开始拓展中国市场,本身在内地已经有大型时装公司支持⋯⋯但现在,因为我发表的很多言论,令我和中国那边保持距离。莫说我可不可以在中国做生意,我入不入到境都成问题。」

Tommy坦言自己不是有钱,又要养大两个小孩子,早在69游行之前,身边的朋友已作规劝:「他们都知道我在伞运有所表态,便跟我说,『Tommy呀,我们的品牌九月就要推出了,千万不要说太多。』」说着,Tommy转头便说:「但721元朗事件,对我来说是一个爆发点,你见到那些画面,黑社会打人都会无事,为何香港会沦落至此?」

「有人问,我这样行出来,不怕错失其他市场?」八十后眼中的MK潮童,廉颇老矣,但还是有点傲骨:「其实香港人自己的空间和市场咪够大啰,为何一定要靠中国呢?以前我们没有中国,都可以好好呀,为何现在要为了中国放弃香港?我知道中国有钱,但中国今日就是要迫你做我们2002年出道时所面对的事情,即是你要表态、埋堆,你要爱国,最好就不要认自己是香港人。你做得出,钱都不一定让你赚,但首先你要做。」

说到这一点,Tommy特别激动,形容自己不甘心,在香港地,做人有必要做得如此折堕和屈就吗?「在很多公司眼中,大陆客随随便便就拿得出十万八万,但别忘记香港人那一万几千,加起来都是钱来的。别以为香港人就不够力。」

以下这段粗口尽甩,原句抄录:「以前中国出事,咪又係靠香港人筹钱救你,你有几撚巴撚闭啫?」Tommy虽仍然笑笑口,但听来份外有力。是E-kids当年被大台打压,有志难伸的那种忿忿不平。「不是香港这个地方厉害,是香港人本身就好厉害⋯⋯我不觉得我们可以回到从前,也不需要。输了,就真的什幺都没有,因此,我们是不可以输的。」

41119231054772487

阮民安(Chan To 摄)



光复E-kids,红馆见

香港未输,E-kids和阮民安同样未输。今日,E-kids三子的合作关係跟从前早已不同,人大了,有团员跟Tommy一样结了婚,生了孩子,有家庭负担,或另有自己的事业。「工作的时候,仍然会走在一起,我们一定会继续发表作品。」不过,很多事情,他想尝试用自己的身份去做,譬如说,「我都想做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音乐会。」

他形容,当然有好多艺人,例如何韵诗都做过独立音乐会,但发生在阮民安身上,将会是一个里程碑:「用香港人的力量,成功开一个演唱会,又能养活到整个製作团队,那就等于我们向那一群跪低了的艺人,集体搧一巴掌。连我都做到,就证明给那些放弃了香港那些艺人看,你们是白癡抵死的。」

「你们以前的形象不是一向Sell义气、香港仔、香港妹吗?你们选择放弃香港,以为自己可以选择,其实你们都是仆街,从来没在这样的时势站出来。」艺人为政治立场表态只是冰山一角,整个香港,大是大非当前,身边的人都可能不再是你的朋友,Tommy认为,道不同不相为谋,外面的人,合得来就倾几句,合不来的,过客而已。「或者说,现在我的世界就只有我和我太太,以及两个小朋友。」稍为一顿,便有感而发,相对于亲人朋友,「有时候,陌生人给我的温暖更大。」

「总之,你最在乎的人会支持你,那是最重要的,其他都无所谓。」这才发现,眼前这位外表扮相仍旧MK味浓厚的中年男子,十年历练,比大家想像中来得坚强、豁达。

访问过了几天,就是831游行。当日风雨欲来,众人心情忐忑,Tommy即兴在铜锣湾闹市搞了一场流动演唱会,在人群之中唱了几首MK情歌。唱到一半,传出金钟政总已发射催泪弹,便即劝人群往中环方面声援,或和平散去。招积过、轻浮过的Tommy仔,是真的大个仔了,辨黑白,分轻重,还提醒大家,今日不是出来听Tommy音乐会,是凝聚社会力量,表达诉求。而他,只是面前这群人的其中一份子,漫漫长路,与信念同行。

几个小时后,旺角沦陷。防暴警察闯入旺角、太子车站无差别攻击市民,围捕示威者。黎明前的黑暗,是最撚黑暗的。但愿有天和平到来,不公义的制度悉数化灰,香港会光复,E-kids会光复。

如铜锣湾人群的吶喊,只听现场这几首歌是不够的,红馆见。

访问当日,Tommy笑着感叹,如果阮民安演唱会真的搞得成,「不知能否聚到一千人来听呢?」已经证明了,在铜锣湾预演Busking都不只一千人。世界要将你打垮,但别小看自己,也别小看香港人。心在香港,要人,这里从来都不缺有心人。